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词园——笑临风原创空间

放纵笔墨 写意心情 疏狂精彩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名:玉。字:中石。号:听词园主、听风阁主、藏书楼主。笔名:笑临风。绝对的无神论者,迷信者请远离。QQ、群中曾用名:拖鞋、盒饭、蚯蚓、清风、啤酒、葡萄、老鼠、砖头、元宝、蜗牛、毛毛虫、酒虫儿、易拉罐儿、怕瓦落地、今夜有雨、半个馒头、沐雨经风、一笑随风、凭海临风、揽月听风、啤酒-瓶儿、帅到你报警、朋友叫俺大色狼、牵着蜗牛去散步,等等。本人爱好诗、词、联、画,愿识通此者,幸甚。《任意搜索引擎搜:听词园或笑临风,都可以搜到本博客。》兴趣爱好群:7968913,欢迎加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网管日记(5)  

2013-10-09 17:31:17|  分类: 【藏书楼】[临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二十五日      多云间阴

 

昨天好累呀!没有写完就睡了,太对不起自己了。

 

近四时,我起夜,顺便在网吧里转了一圈,这一转不要紧,还真有事。唉!不是什么好事啦。……

昨天晚上,小叮当跟眼镜是一前一后进的网吧,而且,来的也比较晚。神色也好像有点异样,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跟小叮当开了几句玩笑,她很识逗,两个小酒窝里蕴满了笑,是个开心果。

 

十二时许,该走的都已经走了,我就要去关门时,却进来一个女人,三十几岁的样子,鹅蛋脸,淡淡地眉毛,脸上略施脂粉,一头齐肩长发,在脑后随意扎成一个马尾,略略显得有点零乱,虽说不是太漂亮,但也很标致,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女人,神色多少的有点……怎么说呢?忧郁吧。

她声音很轻地问我,能上通宵吗?

本来想说不能,却突然发现她的眼角似乎挂着点点已干枯的泪痕,怕她出什么事,就给她开了一台电脑,而且是一台单独的,在靠前一点的位置,跟别人有一段的距离。然后,关了门,熄了灯,坐到主机旁,眼睛却时时地瞟着她。

她的神色有点沮丧,眼睛潮潮地,一直盯着显示屏,不曾有片刻的移动。

她在哭。

我装作没事的样子从她面前经过,她根本就没有发现似的,丝毫没有反应。就在要过去时,我回头迅速地看了一眼显示屏,她的网名叫:真情如昔。

我回到电脑旁,立即进入她所在的聊天室。用的是我的另一个名字:让爱随风。然后,找到了她的名字,但我并没有主动的跟她打招呼。因为,我知道她看到这个名字,会找过来的。

不一会儿,她果然来找我了,说的话里满是刺儿。我没有去计较那些,只是一味的在听她说,隔三差五的还劝她几句。她发了一通牢骚。最后,我尽量的装作很老成的样子对她说,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可以打开你的心扉,把埋在你心里的话说出来,那样,好多的烦恼会随着你的话偷偷地溜走的。而且,咱们彼此谁也不认识谁,说句不好听的,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于是,她开始断断续续地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说她是第一次上网,以前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也很真实,但是有一天,她无意中发现了她的丈夫在网上与别的女人聊天,而且彼此之间还留了电话。我便说,那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可她说,不一样的,他总是背着她给别的女人打电话。

我开始想方设法的让她明白,网络其实是个太虚幻的东西,在网上真正说实话的不能说一个没有,但又有几个人呢,太少太少了,简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有些东西是不能去相信的。没准她丈夫也是在逢场作戏呢。

可她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而且,举出了很多很多的例子,什么她觉得他身上总有一股香水味了,什么他经常半夜里才回家啦,什么他对她比以前要冷淡得多了,诸如此类的,枚不胜举。我就使出了全身的解数,甚至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一味的劝她,凡事要往好处想。

我都怀疑自己了,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水平,口才蛮好的嘛!呵呵。而且,说出来的话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我甚至于怀疑这是我吗?但当时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觉得我应该帮她。在网吧里做了这么长时间了,什么样的事儿没有见到过,按理说,不会去在意这种事情的,因为这种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多如牛毛。但我真的说不出当时心里的那种异样的滋味。

她一直在发着牢骚,有的时候甚至向我发火,我一点都没有觉得委屈,只是小心的掂量着每一句即将打出去的话,不让它有一个重的音,不让它带丁点的刺,小心翼翼的就像捧着一盆满满的滚烫的热汤一般地劝着她。同时,还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扫着她,看着她脸上表情的变化,以随时调整自己的语气和语速。唉!好累呀,就像是一场高水平的斗智,丝毫不敢去刺激她。

渐渐地,她的情绪开始有了些许的稳定。我偷眼看她,她已经不哭了,我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没白费力气,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内心多多少少的也有了一点自豪感、成就感。……

 

我就这样跟她闲聊着,整整一个通宵。

唉!今天我可怎么办呀,睡一天好了,没办法呀!我晕!!!

 

这篇日记是凌晨近四时写的,是一边劝着她,一边记的,本来不想写这些的,原本想写那件“好事”的,却无意中记成了这样,这都是些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唉!不行了,脑子乱了!我倒!!!

 

 

本博客里有《网管日记》全集,请点击查看全集:《网管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