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词园——笑临风原创空间

放纵笔墨 写意心情 疏狂精彩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名:玉。字:中石。号:听词园主、听风阁主、藏书楼主。笔名:笑临风。绝对的无神论者,迷信者请远离。QQ、群中曾用名:拖鞋、盒饭、蚯蚓、清风、啤酒、葡萄、老鼠、砖头、元宝、蜗牛、毛毛虫、酒虫儿、易拉罐儿、怕瓦落地、今夜有雨、半个馒头、沐雨经风、一笑随风、凭海临风、揽月听风、啤酒-瓶儿、帅到你报警、朋友叫俺大色狼、牵着蜗牛去散步,等等。本人爱好诗、词、联、画,愿识通此者,幸甚。《任意搜索引擎搜:听词园或笑临风,都可以搜到本博客。》兴趣爱好群:7968913,欢迎加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江湖日志(41)《网管日记》续篇  

2013-12-12 13:13:47|  分类: 【藏书楼】[临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月十一日       晴

夜幕已经完全黑透了,机舱里静悄悄的,我闭了眼睛,脑海里却总出现林霞那娇羞的略含一点哀怨的面容。想想从网管不做了的这近两个月之中所发生的事情,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李霞早已不像以前那么任性和调皮了,整个似变了个人,温柔而又体贴,且经过了那么多事,待静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一下,才发现,其实自己也很爱她。而自己却好像没有以前对她那么好了,也许是因为林霞和小林霞的关系吧,但分明又不是,也许是太忙了?究竟为什么,连自己也想不太明白,而此时却有了些许的内疚。……

空姐过来送饮料,我睁开了眼睛,接过一听可乐,轻轻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复又闭上了眼睛,却突然地忆起,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去看看父母亲了。虽然父亲有时对自己严了点,但心里也很清楚的明白他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位父母不望子成龙呢?

我站起身,来到了洗漱间里,洗了把脸,长出一口气,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掏出手机,拨通了母亲家里的电话。母亲听出是我的声音,显得很激动,只是一味要我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要好好的待李霞。我轻轻地答应着,眼角有了些潮意。我告诉母亲我现在在外面,过些天就回家去看望二老,母亲高兴的答应着,语气中含了些许的泪意。我安慰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我突然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人,我回转了头,是高手,他正定定地盯了我的眼睛看。

怎么?想家了?高手微微地一笑。

没,没。我装作无意的抬手抚了把脸,掩饰着。

你是不是好久没有去看你父母亲了?高手依然盯着我看。

嗯。我答应了一声,刚才就是给我母亲打了个电话,这次出来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回去,怕她老人家会担心,所以才打个电话报声平安。

应该的。高手又是一笑,这次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如果顺利的话,最多几天吧。

我刚想问他这次究竟是什么事儿,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咽了回去,终于没有问出口。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稳稳地降落在了香港启德机场。

坐在接机人开来的车上,李杰轻声细语的与接机人聊了几句,全是些客套话,最后李杰说有点累,今天哪也不想去,只想好好的休息下。接机人却说老板已经备下了接风宴,如果我们不去的话,他不好交待。没有办法也只能听从主人的安排了。

 

酒席一直到近一时方才结束,老板杨晨派人把我们送到了宾馆,进了房间后,突然觉得身上好累,于是,去冲了个澡,然后就睡下了。

 

早上七点多钟醒来时,高手与李杰还没有起床,我自去洗漱间洗漱完毕,便坐在客厅里无聊的看着电视。突然传来一阵很轻地敲门声,我站起来走到门边问了句,谁?回答是服务生。

就在门半开我还没有看清楚来人的脸的一瞬间,我突然愣了一下,一把近尺长的短剑向我刺来,我叫了不好,以右脚为支点,撤左脚,本能的疾速的一侧身,随后向后急闪,右拳也同时击向了他的面部。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那剑的凉意侵体,也就在这同时,另外的一个人已经跟了进来。刺我的人也向旁一闪身躲过了我那重重的一拳,也回撤了短剑,饶是如此,我依然感到腹部的疼痛,我知道中招了。不待另一人出手,李杰和高手听到我的那声不好手里拎了尺把长的铁棍早己冲出了各自的房间。

当李杰和高手二人刚刚靠近那二人之时,却突然地停住了,我的眼里也露出了些许异样的神色,因为那二人手里多了两支手枪。二人用枪指着我们,其中一人只说了一句话,我们老板让我们还通知你们一声,与杨晨不要走得太近,否则,后果自负。说完,便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我坐回了沙发里,撩开衣服,腹部在流血。高手忙找出随身带着的药帮我上好,扎好,问了句,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微微一笑,确实没事儿,伤口不是太深,若不是我反应得快,恐怕……转念一想,也许他们本来就没有真正想伤害我的意思,只不过是给个下马威而已。

李杰、我还有高手交换了下眼色,各自回屋。我躺在床上,心里被太多解不开的迷缠绕着。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刚才那两个人肯定不是杨晨的人,那又是谁呢?他们的消息为什么会这么快?他们与杨晨有什么过节呢?……

正在胡思乱想时,李杰在外面叫,于是,我们三人掩了门而去。

 

 

本博客里有《网管日记》全集,请点击查看全集:《网管日记》

本博客里有《江湖日志》(《网管日记》续篇)全集,请点击查看全集:《江湖日志》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